980小说

繁体版 简体版
980小说 > 我是异界大地主 > 第三百八十九章 挖坑设套

第三百八十九章 挖坑设套

而身体各方面机能能在短时间内达到最高,包括肌肉、骨骼、血液等都得到十倍提升,所以,叫十爆剂。

但是,这种药水的后遗症就是不小心就有可能爆体而亡。

因此,帝国拳师们往往都会在遇到危险之时才肯吃下或直接注射。

用来摧发身体潜力,爆发肌体之能,提高力量,对付危险。

唐文试验过几次,他发现了一个很有利的现象。

如果是武者吃下,居然能把危险降低到最低限度。

研究了一段时间也搞明白了,那是因为武者身体素质好,承受能力强大。

而星幻帝国没人练武,就是练拳也没有武者用心。自然,身体素质会差了很多。

那是因为,他们全部靠高科技。高科技也使得人变懒了,体质变差了。

所以,他才敢叫庄启扬冒这个险。

当然,其中还要掌握度,也就是剂量的使用。

因此,唐文用天目全面的检查过庄启扬之后控制好了药水的量,注射入体。

下边,唐文切了一小片天生果让庄启扬吃下,‘天生果’主要的作用就是刺激晋级。

什么破境丹,升仙丹在它面前就是狗屎。

下边,庄启扬皮肌迸裂,开始冒血,唐文也相当的紧张。

自已虽说试验过,自已能行,庄启扬未必能承受得了如此重大的冲击。

最后,庄启扬简直成了一个血人。身体周遭血雾萦绕,看起来十分的吓人。

“老师,我不怪你,死了就死了,奶奶的,拚了!”不过,这家伙很硬气,一边冒血一边还大声吼叫。

半个小时过后,唐文都不敢看庄启扬了。

因为,这家伙身体膨胀得快有原来的两个粗大了。

它就像是一個充气的皮球,太吓人了。

也许下一刻,嘭地一声,它就爆炸了。到时,还真是尘归尘,土归土,消失于这个世界。

“老师,请照顾我的家人……”半个时辰过去了,庄启扬都绝望了。

“启扬,是老师不好,老师对不住你。放心,我会把你的家人接到苏梅岛,当亲人一样。”唐文痛苦的应道。

“谢……谢……”庄启扬眼睛瞪得老大,鲜血从眼眶中流出,他四脚八叉的躺在了地上,等着死神降临。

“唉……你太冲动了……”这时,唐文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上官初睛的声音。

“你有办法救活他?”唐文好像抓到了救命稻草,赶紧问道。

“你在楼月沙漠中发现的那个球,虽说它现在仅剩下一些粉末。

那些粉末能让鬼婴都害怕,那是因为,它是魂的克星,拥有无限的生命力。

那些神医所讲的生死人、肉白眼之神药算什么。

赶紧弄些给他吃了吧,那可是生命之珠化成的粉,凌驾于一些生命神药之上。

这事,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上官初睛道。

“可你为什么又改变了主意?”唐文好奇的问道。

“那是因为,我需要它们。它能让我逐渐的恢复生机。

你知道后,今后肯定会还会它去救更多的人,那我就损失大了。

而且,我发现,生命之球这世上实属罕见。

如果有着来,我也不担心。可是,它居然没地方来。

不过,我有个奇怪的感觉,好像你身上有着巨大的生命宝库。

我也偷偷的查找过,不过,只能感觉到,却是无法得到它。”上官初睛道。

生命宝库?

难道是指我得到的‘大地主空间’,因为,这个空间就是我手上这串木手链。

这手链上的每一颗珠子都像是生命之球,我拥有这么多颗,所以,上官初晴说我身上有拥有生命宝库。

这妹,太厉害了,居然能感应到我的大地主空间,人才啊。

唐文不敢多想,赶紧拿了一些粉末出来让庄启扬吃下。

神奇的事发生了,仅仅百息过后,庄启扬身体开始收缩,血也不冒了,就连裂开的皮肌也开始恢复原状。

一个时辰过后,庄启扬跳起,神采奕奕,双目好像能喷火。

“哈哈哈,老子活过来了。老师,我好像跨入通念境了。”庄启扬得意而张狂。

“九死一生,这是你应得的。”唐文倒是一脸平静。

“老师,这一切都是老师你带给我的!老师如我再生父母!”庄启扬跪下了。

这次一跪,绝对是心悦诚服,心甘情愿。不像以前,掺杂着利益纠葛。

“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唐文哼了一声,出了地下室。

“我发现庄启扬突然间变了个人似的,伱们在里面干什么?”给唐文放好洗澡水后,梅贞红好奇的问道。

“你感觉他有哪里不一样?”唐文问道。

“好像跨入通念了,不过,先前他好像就聚元中后期左右。想不到半夜时长,你又造就了一个高手。”梅贞红道。

“呵呵,我唐文就是造就高手的兵工厂。”唐文笑道。

“那你也得时刻提携我才是,不然,你的婢女功力弱,走出去会让别人笑话,丢你唐爵爷的脸面。”梅贞红说道。

“老子把你从半步凝神之境一下子提到中期,还不够啊?”唐文翻了个白眼。

“当然够了啊,不过,我是讲今后。”梅贞红嗔怪道。

“呵呵,只要你伺候得爷舒服了,到时再看了。”唐文邪邪的一笑。

“切!”

……

白天,文锦元跟庄启扬配合着挖‘坑’设套,而唐文却是到了国公府。

一打听,才知道国公楚广去了海圣王爷府,于是,唐文带着梅贞红直奔王府。

在门口给拦了,唐文递了拜贴给门护楚旺,并且,塞给他一块金锭,希望他能立即把拜贴送达王爷手中。

“立刻!你以为你是谁啊?

就是总督大人过来也未必能立刻见到王爷。

咱们先前收的拜贴都快堆成山了,等着吧,一个月后再来。”楚旺收了金块,言语相当的冲。

唐文一听,立即一把夺回了金锭,道,“既然要等一个月,我还送你金子干嘛?”

“来人啊,这小子公然在王府门口闹事,攻击本护卫,给老子打!”楚旺顿时大怒,恶奴本性爆发。

他一声吼,门内门外冲过来七八个护卫,抡起拳脚就攻向了唐文。

梅贞红随手一拂,一道青芒如彩虹般飞出。

顿时,七哩叭啦的扫倒一大遍。

“有恶贼攻击王府,快叫铁侍卫!”楚旺冲进内院大喊了起来,刹那间,号角响起,王府内炸了锅。

一道黑色身影从前堂冲天而起,一个滑翔,落于王府门外。

来的是个中年男子,略长的脸,双眉闪亮,一脸冷凌的盯着唐文,他应该就是所谓的铁侍卫了。

唐文也讶然了一下,因为,这个铁侍卫可不简单。

从他刚才一飞冲天的气势可以看得出来,此人应该是凝神境强者。

下一刻,几十个护卫冲出来包围了唐文二人。

“铁侍卫,发生什么事了?”这时,从府内匆匆走出一个戴着文巾帽中年男子。

“禀李总管,接到楚旺报警,有人闹事,攻击王府。”铁侍卫应了一声,但眼光并没有离开唐文身上。

“何人敢如此大胆?小子,报上名来。”李英奇看着唐文,顿时也愕了一下。

这小子好像不像闹事的吧?因为,如此年轻,又才两个人,另一个应该是丫头。

两个人能闹什么事?

“本爵唐文,岭海一等伯,海圣战前副帅。

今天有急事禀报海圣王,在门口居然被一个狗奴才要挟,给了他一锭金子居然还刁难说要等一个月。

本爵禀报的是前方战事,一刻也不容缓。

你们要拦着,误了国家大事,你们承担得起吗?”唐文一脸气势说道。

“海圣副帅,本总管却是没听说过。小子!年纪轻轻,你把我们当傻子吗?”李英奇根本就不信,毕竟,唐文长得太嫩了。

十八九岁左右,还副帅,鬼也不信啊。

“李总管,甭跟他啰嗦,我拿下他审一下便知。”铁侍卫冷笑道。

“放肆,这御赐虎符是假的吗?”唐文伸手一掏,亮出虎符。

顿时,李总管吓了一跳,看了铁侍卫一眼,道,“副帅稍等,我进去禀报王爷。”

“狗奴才,过来!跪下,掌嘴!”唐文一指楚旺,那家伙眼神变了变,冷笑道,“你一个小小的战前副帅,虚职而已,要老子跪下,你知道老子是什么人吗?”

“在本爵面前狂妄,居然还自称老子,老子打的就是你!”唐文一伸手抓向楚旺。

铁侍卫一看,伸手搁了过来。

不过,梅贞红一伸手一道劈空掌过去劈歪了铁侍卫掌力。

而楚旺已经被唐文隔空抓来,叭叭叭……

连续就是几个狠耳刮子,打得那家伙口歪鼻斜,满脸都是血。

“副帅住手!”刚好李总管回转,赶紧喊道。

“狗奴才,下回再敢乱来,本爵斩你没商量。”唐文一把扔将出去,铁侍卫赶紧飞身一纵接住。

不过,噔噔噔被震得连退了七八步,最后一把撞在树上。顿时,铁侍卫脸都变了。

大怒,他一把搁下楚旺,冲向前来,道,“爵爷好身手,本侍卫来领教一番。”

“想要跟老爷过招,先过本姑娘这一关。”梅贞红往前一挺,横在了唐文面前。

“你要找死我不拦你。”铁侍卫冷笑一声,拳头一轰,黄芒爆开,带着巨大,像龙卷风一般的风暴砸向梅贞红。

梅贞红当然也不甘示弱,迎击一拳,轰然一声!双方各退了七八步。

“好身手,再来!”铁侍卫好像打出了真火,拔出宝剑斩向了梅贞红。

梅贞红身子一扭,剑气纵横,如天际飞来的彩虹反切向铁侍卫。

双方你来我往,打得难解难分。

“那女子是谁?”这一切,自然给海圣王楚贤刚看见了,于是问身旁的楚广。

“唐文的一个婢女。”楚广应道。

“不错啊,一个婢女居然能跟铁振打成平手。这小子还有点本事,不晓得哪里弄来的。”楚贤刚脸上闪过一丝讶然。

“这女人可不简单,曾经的移木宫宫主梅贞红。”楚广道。

“移木宫宫主,宫主怎么了唐文的丫环?”楚贤刚吃了一愣。

“还不是前次的劫粮案子,被岭海书院牵连了……”楚广说道。

“呵呵,这小子很精明啊。”楚贤刚听完后,一摸下巴,笑道。

“那是,这个案子中他是最大的赢家。

不光收了一批功力不错的奴才,还趁机占了人家的财产,还美其名日戴罪立功。

不过也好,本来咱们就该给他们下拔军饷的,这下军饷一块也就省了。

说起来也是帮朝庭省了一大笔钱粮。”楚广笑道。

“嗯,收下也好,也是为朝庭打仗嘛。”楚贤刚笑道,冲外边喊道,“唐文,你不快快来禀报战事,在本王府前还打架,真以为本王好欺负吗?”

听到王爷的声音,铁侍卫自然也赶紧停了手。

“属下唐文拜见王爷。”唐文大步过去,抱拳问好。

“好了,进来吧。”楚贤刚应了一声,转头而去。

不久,进了大堂。

唐文左右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跟本王磨蹭。”楚贤刚没好气说道。

“王爷,这事太重大了,得进密室商谈。”唐文道。

“嗯,也好,随本王来。”楚贤刚应了一声,往密室而去。

不久,三人进了密室,“你可以说了。”

“属下最新得到线报,楚七阳要到孔雀岛……”唐文道。

“此消息可靠?”楚贤刚一听,顿时就站了起来,双目灼灼的盯着唐文。

“绝对可靠,我手下探子从太阳国天腾阁传来的消息,我已经买通了太阳门几个人。

他们想引我上勾,全歼我唐家子弟们。

只不过,属下并不认识楚七阳。

事太大了,我需要楚七阳的画像。”唐文道。

“嗯!”楚贤刚点了点头,转到墙壁处,打开一暗门,抽出一个长条形盒子,打开,里面就是一个卷轴,展开后,里面画的是个男子。

“我这幅画是最像的,当年,还是大师亲自画的,是原本。

皇上下了令谕,六扇门跟密探府他们都有画像。

不过,他们的没我这张维妙维肖。

给你吧,不过,不得弄丢了。”楚贤刚把画像给了唐文。

“王爷放心,丢不了。”唐文收好道。

“嗯?你小子好像也有空间宝物是不是?”楚贤刚倒是一愕,看着唐文。因为,画像凭空消失在唐文手上。

“呵呵,属下从西洋弄回来的。”唐文笑道。

“你小子一点不懂事,怎么能空手来见王爷?”楚广笑骂道。

“王爷手中肯定也有,不然,属下就送王爷一个了。”唐文应道。

“那倒也是,本王倒也有一个。”楚贤刚一摸胡子,点头道。

“呵呵,王爷的太小了,不够装啊。”楚广笑道。

“你见过他的空间宝物?”楚贤刚倒是一愕,看着楚广。

“嘿嘿,不瞒王爷,他送了我一个,比你的空间大。”楚广干笑了一声。

“拿来看看。”楚贤刚顿时来了兴致,伸手要,楚广只好从腰间摘下找开了袋子。

楚贤刚一瞄,顿时,嘴张得老大。

“你的居然有两丈高下,世上有这么大的空间袋吗?皇上的也就你这个这么大点,他当宝贝一样,我要求赏一个,他都不给。”楚贤刚道。

“呵呵呵。”楚广不答话,却是转头笑看着唐文。

“我说国公爷,你可别瞧着我。这东西太贵了,我也就一两个,给你拿去一个还心疼了一个月。”唐文赶紧摇头道。

“老子虎符都给你了,你小子还心疼一个袋子,拿来!”楚贤刚直接手伸到了唐文面前。

“可以给王爷一个,不过,王爷可是欠我一个人情。到时,我需要的时候,呵呵……”唐文干笑。

“小子,你好大胆子,居然跟本王谈条件,就不怕本王杀了你?”楚贤刚脸一板。

“如果那样,那王爷就不是海圣王了。”唐文摇头道。

“何以见得?”楚贤刚问道。

“王爷礼贤下士,是我朝之表率。怎么会无端的抢劫属下之物?

所以,必拿东西交换。如果属下送给你,这东西可是价值百万金,那可是公然受贿,这对王爷的声名有损。

所以,如果拿一个人情做交换,这就是一笔买卖,王爷也可以坦然受之。”唐文说道。

“楚广给你百万了吗?”楚贤刚从鼻腔里哼道。

“他当然不用给了。”唐文摇头。

“小子,你敢瞧不起本王?”楚贤刚顿时大怒,手指头都快戳到唐文脸上了。

“小子不敢!”唐文道。

“那你是什么意思?”楚贤刚问道。

“国公是我师弟,师兄给师弟一个见面包,应该的。”唐文道。

楚广一听,脸都气黑了,一脸尴尬。

“师弟,楚广,你什么时候成了唐文的师弟?”楚贤刚都给吓了一跳,转头死盯着楚广。

“这个……是师兄代师传艺。其实,我也是刚入门。所以,还没来得及向王爷禀报此事。”楚广脸红啊,恨不得地下有个洞钻进去。

“看来,唐文的老师必是一个能人。这是你自已的事,本王倒也不会干涉。”楚贤刚说道。

“嘿嘿,师尊的确是个了不起的人。王爷如果有意,也可以拜入门下。到时,咱俩也是师兄弟了。”楚广干笑一声。

“放屁!我堂堂皇家族人,学的是皇族最高绝学,怎么可能拜一个外人。楚广,你好歹也是我楚家人,怎么一点骨气没有?”楚贤刚勃然大怒,张嘴就骂。

“最高绝学,我看未必!”唐文应道。

“小子,你讲什么?”楚贤刚恶狠狠的盯着唐文。

“王爷所学,在皇族中充其量只能算是二等。一等绝学,估计只有皇子们才有资格修炼。”唐文道。

“就是二等又如何?难道不比你所学的高明吗?”楚贤刚哼道。

“敢问王爷,皇族二等功法是什么层次的功法?”唐文问道。

“告诉你又有何妨,本王修炼的是青龙诀,黄阶下等功法。

这世上,有资格修炼黄阶下等功法的除了大楚十大宗门的掌门之外。

别的人,都没这个资格。”楚贤刚一脸傲气道。

“难怪王爷现在也仅修炼到半步凝之境?”唐文摇了摇头。

“你说什么?半步凝神还不够吗?”楚贤刚生气了。

“我听说八大国公最差的也是凝神初境,甚至,有二三个都踏入了神识之境。堂堂王爷,手掌南边七省,就这点实力,难以服众。”唐文摇了摇头。

“放屁!八大公爷最差的都凝神境,你师兄凝神了吗?

以为本王不知道啊,楚广到现在也就通念中期,八大国公垫底。

本王讲句不客气的话,如果他再不努力,这个海圣公都保不住。”楚贤刚道。

“对不住了王爷,我现在不再垫底了。”楚广也有些恼了,你这样太小瞧人了,于是,气呼呼应道。

“噢?据最新消息,他们七个人最差的都是凝神初期。

你不垫底谁垫底?楚广啊楚广,你都多少岁的人了,你我在海圣驻扎这么多年,老子是心疼你。

不愿意见到你国公之号被人夺走,还不自知,白瞎了老子这么多年护着你。”楚贤广骂道。

“王爷,楚广感谢你这么多年照顾。不过,楚广我也不是孬种!咱们爷们,爷们王爷!”楚广生气,朝外一击,咔嚓一声脆响,窗户外边90丈外一株树应声而断。

“你……你什么时候跨入凝神中期了?”楚贤刚一脸震惊。

“这就是成为唐文师弟的好处。”楚广顿时胸挺得笔直,这一刻,扬眉吐气啊,再也不尴尬了。

“你师傅帮他的?”楚贤刚转问唐文。

“可以这样说。”唐文点头道。

“如果王爷愿意,我师兄应该有能力让王爷跨入凝神,而不是半步凝神。

王爷,朝中时局动荡。你是最清楚的了,我楚广垫底几十年,可是,王爷又何尝不是如此?

我可是早听说了,有人居然想朝亲王开刀。

王爷也是亲王之一,可是,王爷,你是上一代亲王。

朝中有人说王爷功力太差,应该退位让贤了。

关于这事,我也是瞧在眼中,急在心头。

刚才如此建议,也是为了王爷好。”楚广道。

“唐文成神仙了,想给人提功就提功,怎么可能?”楚贤刚根本就不信。

“我就是活的例子。”楚广应道。

“王爷跨入半步凝神应该有些时日了。”唐文问道。

“三年半了,其实,有人说,家丑不可外扬,刚才也给楚广扬完了,让你见笑了。”楚贤刚有些失落的应道。

“三年半了,那说明王爷积累真元已搭到一定程度。王爷愿意,属下可以效劳,把握嘛,应该有一半。”唐文道。

“王爷,你就听我一句劝,别再拿皇族那一套陈旧的观念来束缚自已。

虽说你跟皇族的血缘无法改变,但是,实力就是一道巨大的坎。

就是不削爵,但是,在当今时局下,武力才是硬道理。

我担心他们会朝着你手中的权力下手,到时,一个空挂着的王爷还有何用?

王爷你可是还有一大家子人,王爷不为自已考虑,可你也得为儿孙他们考虑。

失去了手中的权力,想帮衬着他们,太难了。

而且,就从王爷自身来讲,强化武力也是必须的。

太阳国、大秦国奸细已经潜入我大楚。

前段时间,西南王不是也遇刺了吗?虽说是有惊无险,但也得防着。“楚广说道。

“楚广,不用说了,我是皇族核心,绝不会背靠皇族,更不可能改修外人功法,这是我楚家皇族的正统。

你可能不知道,当年,楚七阳就是因为修炼了魔道功法而做出了卖国求荣之事。

他是没能控制住自已,一入魔道,现在成了丧家之犬,人人喊打。

唐文,你若真有办法,我欠你一个大人情。

另外,答应你一个我能办到的条件。

你要官要爵,本王替你拿下。”楚贤刚说道。

“今后我唐家肯定也会到海圣城发展,所以,我需要在城中置办一块地皮,范围还不能太小。当然,我会付银子,不是白拿。”唐文道。

“蓝月湖就不错,方圆足有十里左右,那里还有一个范围达四里的湖,因为湖水蓝汪汪的,犹如月亮降临,所以称之为蓝月湖。

原本是‘蓝月山庄’的驻地。

不过,几年前,蓝月山庄牵扯到楚七阳的案子。

所以,全庄财产土地被朝庭没收了。”楚贤刚说道。

“我听说蓝月山庄还不止蓝月湖的地皮,当年,据说它是楚七阳训练死士的基地。所以,在城外还有更大范围的大片土地,据说当年他圈禁了不下四千顷。”楚广说道。

“嗯!那地儿叫‘白水河’,是条宽达二百米,南北纵向足有五六十里的大河,楚七阳的死士就在河边训练。”楚贤刚点了点头。

“如此看来,当年的蓝月山庄人马也不少才是。”唐文心里一动,于是问道。

“那当然,楚七阳想谋反,当然得多招人马了。

经过十几年的经营,鼎盛时蓝月山庄光是教习就多达四五千,加上杂役仆从等,人马三万,其中还有不少高手。

光是凝神境就有十几个,连神识境强者都有。”楚贤刚说道。

“这些人都被砍了脑袋?”唐文问道。

“当然不可能全被砍了,其实,他们中绝大部分人都不知情。在经过严格的审查之后,清除了一批核心份子。”楚贤刚说道。

“那剩下有多少人,去哪了?”唐文问道。

“全部贬为奴籍,到河阳下地挖矿。

只不过,现在的河阳矿已经枯竭。这批人可还活着,我也有些伤脑筋,不晓得该怎么处置。

如果全部拉到前线打仗,还需要训练,也相当麻烦。

而且,这些人当年可是楚七阳的手下,虽说证明他们是不知情。

但是,谁都不愿意去捅这个马蜂窝。

一旦出现什么状况,谁也担待不起这个责任。”楚贤刚说道。

7017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